设为首页 | 收藏本站 | 联系我们
全国免费热线:400-0608-789
 
 经典案例 >   首页 >  经典案例
工人被认定为工伤损失3万元 公司注销索赔未果
录入时间:2011-7-1 来源:中国保险索赔网

  城区一工人工作时发生意外事故导致左脚骨折,在被劳动部门认定为工伤后,该工人依法向仲裁部门提起索赔,仲裁部门裁定其获赔3万余元。随后,该公司股东将公司注销。2011年3月,该工人向伍家岗区人民法院起诉,要求原公司股东赔偿工伤赔偿、逾期付款利息等各项损失4万余元。6月中旬,法院作出一审判决,工人赢得官司。6月24日,原公司股东不服判决,向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。

  意外之祸
  

  左脚骨折伤残10级

  2008年9月,36岁的覃奋经人介绍,来到刘向东开的荣奔公司做一名电焊工。“刘向东没和我签订劳动合同,只是口头协定我的工资每天50元。”

  2009年2月19日下午4时许,覃奋正在卷管机旁进行焊接工作,突然卷管机被其他不知情的工作人员启动,“那个人当时没看到我在机器旁边,我的脚就一下子被机器压住了,当时都疼得没了知觉。”

  随后,覃奋被工友紧急送到医院救治,医院确诊为左足开放性骨折,需要住院治疗。“住院28天,花费医药费8000多元,公司支付了大半医药费,但有1000多元没有给。”覃奋说。
2009年5月25日,宜昌市社会和保障局作出工伤认定书,认定工伤部位为左足趾骨开放性骨折,后经宜昌市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鉴定,覃奋的工伤等级为10级。

  索赔遭拒

  被告注销公司躲债

  拿到工伤等级认定书后,覃奋找到刘向东,要求赔偿他的伤残补助金等损失费。“我当时要求和荣奔公司解除劳动关系,并要求赔偿我工伤待遇和工资等损失一共3万余元。”但他的要求遭到公司董事长刘向东的拒绝。

  刘向东拒绝的理由是,覃奋只能要求与工伤相关的医药费用,工伤部位为左足,而覃奋治疗期间的一系列治疗费公司已支付了大部分,所以其要求不合理也不合法律规定。

  随后,在律师的建议下,覃奋向伍家岗区劳动仲裁部门提出仲裁申请。2010年4月18日,劳动仲裁部门作出仲裁决定,要求荣奔公司支付覃奋包括伤残补助金等各项损失共计3万余元。

  裁决书下达后,荣奔公司董事长刘向东并没有向法院起诉,裁决由此生效。正当覃奋以为能拿回赔偿的时候,令他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。“就在仲裁部门作出仲裁决定后不久,刘向东和合伙人栗坤却把荣奔公司注销了。”随后,覃奋向伍家岗区法院申请强制执行,刘向东由此提出异议,他认为荣奔公司注销前进行的财产清算显示公司财产只有184元,根本不够支付赔偿款,属于无任何财产可供执行情况。

  伍家岗区法院随即驳回刘、栗二人的异议,并追加二人为被执行人,刘向东不服,向宜昌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复议。中院依法作出裁定,撤销伍家岗区法院作出的执行裁定书,要求伍家岗区法院应对刘向东、栗坤异议重新进行审查。随后,伍家岗区法院裁定终结执行区仲裁部门作出的裁决。

  2011年3月16日,覃奋以刘向东和栗坤为被告向伍家岗区法院起诉,要求刘、栗二人赔偿自己的各项损失共计4万余元。

  庭审焦点

  是否存在“一事不二理”

  2011年4月20日,此案在伍家岗区法院公开审理。在庭审中,双方争议的焦点便是是否存在“一事不二理”。

  覃奋表示,裁决书生效后,荣奔公司拒不支付该债务,且该公司股东刘向东、栗坤还将公司注销,在公司清算时故意遗漏他的工伤待遇债权,给他造成了重大的损失,刘、栗二人的行为违反公司法的相关规定,应该承担赔偿责任。

  刘向东认为覃奋的起诉违反了“一事不二理”的原则,对此,他提出了充足的抗辩理由:“该案已经在仲裁委员会裁决荣奔公司支付覃奋各项费用共计3万余元,在此期间荣奔公司因经营亏损,依法定程序注销,在执行程序中因无财产可供执行,覃奋申请变更我和栗坤为执行主体,对此我二人提出执行异议。”

  刘向东表示,覃奋的诉请是不合法的,本案被告主体不适格,覃奋只能向荣奔公司主张权利,而不能因公司无财产可供执行就起诉公司股东,“因为荣奔公司已依法清算,依法注销,注销时资产余额为184元,所以我们只能在接受荣奔公司财产范围内承担责任,工伤待遇不存在给付利息。”刘向东和栗坤表示,所以请求法院驳回覃奋的起诉。

  一审宣判

  原告获赔4万余元

  2011年6月13日,伍家岗区法院对此案作出一审判决,判处刘向东和栗坤向覃奋支付工伤赔偿款、逾期付款利息等共计4万余元。

  法院认为,覃奋和荣奔公司的劳动争议,之前经伍家岗区劳动仲裁部门裁决,已确认应由荣奔公司向覃奋支付工伤待遇共计3万余元。仲裁裁决生效后,这个赔偿款属于荣奔公司债务,应由公司负责清偿。而刘向东和栗坤作为公司股东,在对荣奔公司进行注销清算时,理应将公司所欠职工的工资和医疗、伤残补助、抚恤等费用纳入优先清偿,在公司资产不足以清偿债务时,应该进行破产还债,而二人明知对覃奋负有劳动债务,却未将这笔赔偿款列入清算范围,且二人是以已清偿了公司债务将公司注销,分享了该公司的财产,非以财产不足清偿债务而破产注销。

  因此,二人提出在接受公司财产范围内承担责任的抗辩理由不成立,其作为股东故意侵害覃奋的合法债权,依法应承担清偿该债务的责任。

 

 

  • 上一篇文章: 货运代理案例分析:水管扁损索赔争议
  • 下一篇文章: 保险案例:交通事故保险赔偿
  • 站内搜索

     

    热点文章
  •  痕迹鉴定辨保险事故是否真实

  •  多项业务并进 1-5月太平洋产险保..

  •  湖南中联保险经纪有限公司成立公..

  •  今起为您“寻找金牌保险代理人”..

  •  女老板为向保险公司骗保修车喊来..

  •  集分宝“惹祸” “老四家”车险乱..

  •  索赔证据不足 保险仲裁败诉

  •  保监会拟新规:禁止保险公司购买..

  • 最新文章
  •  保险买错甚于投资失败?是的,这..

  •  被拒保都不知道因为啥,你离被大..

  •  瑞再sigma报告:中国有望在2030年..

  •  商业保险入局 能否解社会办医之困..

  •  中国对外开放进一步扩大 保险业成..

  •  买了两年保险,保单却一直“未生..

  •  参与“一带一路”建设 保险要用好..

  •  该不该去香港买保险?

  • 保险索赔网
    声明:根据《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》,如果我们所转载的内容(包括文字、图片、音频、视频、软件、程序、以及网页版式设计等)
    侵犯了原作者的权利请及时通知本站,予以删除。
    地址:济南市山大路201号创展中心809室 电话:400-0608-789 传真:0531-86969899 Email:zgbxspw@163.com
    版权所有 (c) 2011 All Rights Reserved